《荒野的呼唤》的叙事学分析

《野性的呼唤》讲述了一只名叫巴克的狗是如何从文明世界走向自然,变成狼的故事。为了清晰、准确地表达,根据作品的需要,将声音和视角重叠分开。故事采用单线结构,以巴克为主线,讲述其人生不同阶段的经历。此外,还补充了一些故事来丰富和丰富故事。为了突出主线,作者扼杀了叙事序列中的一些可能性。巴克和他的作品中的其他元素都符合动作元素理论。根据动作元理论,不仅可以找到三对动作元模型,而且可以看到动作元模型的转换。

关键词:野性的召唤;声音和视角;单行故事;动作元素:野性的召唤是杰克伦敦著名的动物小说,讲述了一只名叫巴克的狗如何回归自然的故事。这是一种以动物为主角的独特叙事方式。以下是对野性呼唤的叙事分析,从声音和视角、单线叙事结构和动作元素等方面进行论述。(1)声音和视角的变化是指叙述者或角色在叙述中与事件相对应的位置或状态,或叙述者或角色从什么角度观察故事。透视法研究的问题是谁看到,也就是说,谁在观察这个故事,谁在用声音说话。

指叙述者向读者传达的语言。透视不是传达,而是传达的基础。120在《野性的召唤》中,叙述者讲述了巴克的故事。作为一只狗,巴克无法叙述自己的声音。其思想传递依赖于叙述者的叙述,叙述者声音的来源或基础是巴克。声音和透视重叠分开,根据需要,有不同的切换。如果作品开始提到“巴克不看报纸,否则他就会知道会有一场灾难”。这不仅仅是为了他。从皮克特海峡到圣地亚哥,所有强壮的长毛动物都可能受到影响。”这段话的观点和声音是一致的。

巴克对将要面临的考验和挫折一无所知。所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叙述者都会这样说,而声音也由叙述者传达。声音和视角不仅是一致的,而且是分离的。例如,“也许他最喜欢躺在一个新点燃的火旁,他的后腿蹲在身体下面,前腿向前伸展,抬起头,眼睛在火焰中梦幻般地眨着。有时它会想起米勒法官在阳光普照的圣克拉拉山谷的豪宅,水泥游泳池的豪宅,伊莎贝尔的豪宅,墨西哥秃头狗的豪宅,还有日本狮子狗的豪宅,但更多的是关于穿红毛衣的人,科利的死,与斯皮茨的激战,他吃过的好东西和他想吃的东西。

这不是想家。”244这段话描述了巴克的交往,巴克对法官官邸的思考,穿红衣服的人等等。这显然是从巴克的角度来看的,是巴克的想法和感受。然而,正是叙述者的话语表达了巴克的内心感受。狗不会说人类语言。这里的声音是叙述者的声音。这是叙述者的声音。因此,声音和视角是分开的,它们不会集中在同一个物体上。这种视角和声音揭示了巴克的内心思想,使我们对巴克有了更深的理解,更有利于回归自然的主题。(2)单线故事类型的情节叙事结构是指单线线索的情节类型。

它只有一个层次的主线,大部分是一个单一的连贯的故事,辅以相关的次要事件。首先,这本书以巴克的经历为主线,讲述了巴克在环境的影响下如何从文明的狗走向自然。巴克是整本书的核心和主线。以巴克的下落为线索,这本书描述了巴克在法官的生活,他被贩运的经历,他作为一个红色毛衣狗教练的教训,佩罗的雪橇事业,他的雪橇事业与两个苏格兰混血儿,哈尔和查尔斯的雪橇事业,以及桑顿的幸福生活,回归自然。生活的这八个不同阶段是巴克经历的事件。

它们是用一行文字和珠子叙述的。其中没有其他主线。其次,除了主线外,还有许多分支,讲述一些次要的小事件。例如,斯皮茨的狡猾的战争,大卫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死去,桑顿的淘金热最终被IHA人杀死,等等。这些东西虽然没有成为主线,却丰富了故事,刺激和促进了巴克血液中野性的回归,促进了情节的发展。第三,除了巴克的叙事线索外,还有许多可能的叙事,但作者没有展开它们,而是留下了悬念。例如,当巴克被园丁欺骗时,有人看见了他。

他通知了吗?园丁受到惩罚了吗?巴克离开后法官的生活是怎样的?在运输途中被巴克咬伤的那个人得了狂犬病吗?你将来还会做这种生意吗?彼得罗离开巴克后,他们的生活怎么样?这两个半品种在换了一批新狗后,是否没有成功到达目的地?这些都是作品中保留的可能叙事,可以扩展,但为了突出主线,这些可能的叙事被删减甚至忽略。正是这种单线叙事的情节结构,向人们展示了巴克的经历,并向我们展示了巴克在不同阶段的不同经历。对于与主线无关或与主线关系不大的可能性叙事,没有太多的笔墨,简化了叙事情节,使主线更加突出,有利于巴克形象的创造和回归自然主题的传播。

动作元素格雷斯在《结构语义学》一书中指出,动作元素是一种结构单元,用来表示字符与对象之间的动作关系。提出了三对动作元模型主题对象、发送者-接收者、助手-对手。基于这一理论,我们可以对《野性召唤》中的动作元素模型进行分析。主体与客体是最基本的动作元模型,构成了故事的基本框架。就野性的召唤而言,巴克是主体,自然和本能的野性是客体。荒野作为一个整体的召唤,是巴克对自然和野性的追求。对于发送者和接收者来说,发送者是一种阻碍或阻碍主体实现其目标的力量,而接收者是发送者的目标。

1148巴克渴望自由,渴望回归自然,生存于大自然的最适者,丛林的法则,他内心固有的野性都在呼唤巴克,这促使巴克回归自然。当然,巴克的内在野性成为了发送者,巴克成为了接受者。正是这种呼唤和回应推动巴克一步一步地走上回归自然的道路。对于帮手和对手来说,帮手是给予动力和促进,而对手是阻碍。在巴克回归野外的过程中,有许多因素可以帮助他,但也有许多因素阻碍他回归。看着穿红毛衣的驯狗师,巴克学会了一条伟大的法则,这使巴克害怕人类,阻碍了巴克回归野性。

斯皮茨和雪橇狗之间的争斗激发了巴克的野性,并教会了他在野外生存的象牙法则。他们是巴克回归自然的帮手。这三对动作单元模型是不固定的,它们可以相互转换。一个动作元素可以由几个人来扮演,反之亦然,一个人也可以同时代表几个动作元素。具体来说,《荒野召唤》中的助手有许多演员。比利教巴克如何睡觉,斯皮茨教巴克象牙定律,桑顿帮助巴克摆脱了查尔斯的殴打,查尔斯摆脱了死亡的厄运。尽管它们是不同的身份,但它们都是巴克回归自然的帮助者。

一个字符还可以表示多个动作元素。巴克追求野性的恢复和回归自然。这是巴克的主题。大自然的适者生存法则、丛林法则和内心的野性都在召唤巴克回归自然。巴克又来了。在同一组动作元素模型中,动作元素也可以相互更改。例如,桑顿把巴克从死亡边缘救了出来。他是个帮手。后来,由于他对桑顿的依恋,巴克无忧无虑地回到了大自然。在这里桑顿建立了巴克回归自然的敌对对手。《野性的呼唤》以人类笔触书写动物故事,以人类传播的思想和情感表达人类思想。

声音和视角的变化、单线故事和动作元模型是表达人们思想的唯一途径和手段。如果我们依靠简单的独白,虽然叙述者的意图表达得生动,但却失去了它的文学性和趣味性,效果不好。正是这种叙述方式,使人们看到生动的动物故事,增加了故事的吸引力和趣味性,并引导人们思考故事背后的思想和内容。这也是文学叙事方式的独特魅力。参考胡亚民。叙事学硕士。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梅杰克伦敦,孙一冰等译。《荒野之呼唤》,白亚M.中国青年出版社,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