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与政策响应

  在厘清突发事件和危机概念基础上,文章通过构建入境旅游人数BP神经网络模型,利用西藏25~29年月入境旅游人数统计数据,分析了 西藏28年“3·14”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和政策响应作用机制。结果发现①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周期为18个月,入境游客损失量 为47.14万人次,旅游经济损失量为2.15亿美元。②入境旅游政策与入境旅游人数之间存在宏观响应关系,入境旅游人数呈现出周期性波动现象。③突发事 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演变特征表现为维稳限旅、救市兴旅、强基保旅和品牌强旅,政策响应作用机制核心素是旅游目的地安全、市场和经济。
关键词突发事件;BP神经网络;政策响应;作用机制;西藏
中图分类号F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2-56(213)3-38-9
近些年来,学术界对突发事件的研究日益重视,对与突发事件相关的危机、紧急事件、事故、风险、冲突等方面的研究成果逐渐丰富。然而在旅游研究 领域,危机几乎成为突发事件、灾害、紧急事件的代名词,因此,笔者觉得有必厘清突发事件与危机概念联系和区别,进而回顾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市 场规模影响研究成果。
1、文献分析
1.1 突发事件与危机概念辨析
首先从词源角度分析,《辞源》中将“突”、“事件”和“危机”分别解释为卒然、历史上或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不平常事情和潜伏的祸端。可见“突发 事件”是没有古典文献来源的,其语义结构是以“事件”为中心词,以“突发”为修饰成分的偏正结构词组,演化成为我国当代本土化词汇。因此,国内学者从多元 视角给出定义,黄典剑从城市管理视角指出突发事件是突然发生的,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环境破坏和重大社会影响的危机安全的事件。宋英华从 政府管理视角认为突发事件是社会生活中事前难以预测、影响范围广泛且对社会公共领域造成严重威胁和危害的公共紧急事件。袁辉从系统论视角认为突发事件是在 特殊情况下,由于系统内外部环境发生急剧变化,系统稳定性和可控性遭到破坏,系统行为出现异常情况而发生的一系列无秩序的意外事件。沈正赋从新闻传媒视角 出突发事件是指突然发生并呈现为异常状态,大众对此缺乏准备却普遍予以关注的新闻事件。秦启文、李明强和朱力等人分别在辨析相关概念基础上给出了相应定 义。但是,“危机”在英文中对应的词为“Crisis”,它源于希腊词“Krisis”,意思为鉴别或判定,最初为医学用语,用来描述人濒临死亡、生死难 料的病象。韦伯斯特(Webster)从词本义出发将其定义为一个更好或更坏的转折点,一个决定的时刻,一段至关重的时间,然后一个达到危急关头的情 景。米尔伯恩(Milburn)指出,危机就是一种情景状态,起于决策主体的根本目标受到威胁,在改变决策之间获得反映时间有限,其发生也出乎决策主体的 意料。巴顿(Barton)从静态视角认为,危机具有惊奇、对重价值的高度威胁和需在短时间内做出决定的特征的状态。斯格(seeger)认为,它是 一种能够带来高度不确定或者威胁,特殊的、不可预测的、非常规的事件。罗森塔尔(Rosenthal)从动态角度界定其为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 准则产生严重威胁,并在时间压力和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必须做出决策的事件。国内学者对危机概念进行相关界定,如张拥军解释为各种紧急意外发生的,对人员 和组织有重大或潜在重大损害的突发事件。任生德等认为它是能够潜在的给组织的声誉或信用甚至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事件或活动。
其次,通过阅读国外相关文献发现,国外学者对突发事件概念的探讨通常与“危机(crisis)”并列,且在阐释危机定义过程中叙述突发事件, 这种思维方式对国内学者研究产生了较大影响。基思和杰弗里(Keith&Jeffrey)认为,突发事件实际上是人类社会才出现的一种情况,是只 有人类这种生物才会面临的情祝,人类所从事的各种活动导致了各种突发的危险对其生存与福利带来威胁。柯迪(Coady)认为,突发事件是一种人们不可预料 的情形,它往往对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构架形成冲击。布伦南(Brennan)则通过对SARS案例分析,指出突发事件是一种人类需调用非常规手段来应对 的特殊情形,它需人类打破以往的某些陈规,需在社会机制上进行创新。
纵观研究成果,可以看出突发事件和危机首先都会产生负面影响,会给社会、组织或个人利益带来一定程度的损害;其次都需紧急响应和处理,从而 有效控制并向正常状态发展。但两者之间差异也非常明显,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①突发事件强调即时性,而危机的概念强调即将到来的某种可能性或后果。②突发 事件相对危机概念外延较窄,突发事件发展趋势具有危机性,在无法有效控制情景下等同危机事件。③突发事件负面影响呈现出显性,而危机的负面影响呈现出显性 和隐性。
1.2 旅游相关文献回顾
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影响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研究课题。国外学者桑塔纳(Santana)指出,突发事件对旅游业造成显性影响,而危机 事件呈现出显性和隐性双重影响。海门斯(Haimes)分析了2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内骚乱和斐济军事政变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得出入境 游客数量分别同比下降13.4%和28.3%的结论。布雷克(Blake)通过建立可计量一般均衡模型(CGE),分析了“9·11”恐怖事件对美国旅游 业的影响,得出入境旅游市场需求量减少158.9亿美元,出政府目标津贴和减免税收是旅游业恢复发展的有效手段。马佐奇(Mazzorcchi)分析了 突发事件地震对意大利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发展影响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王宇山运用ARDL模型,研究得出任何影响旅游目的地安全的突发事件都会对入境旅游 市场规模产生负面影响,保障旅游目的地安全和健康是发展入境旅游业的关键。
国内学者李开宇通过突发性旅游事件对入境旅游影响的时空分析,探讨了入境旅游业应对突发性事件的空间管理措施。孙根年运用本底趋势线模型,高 分辨率分析了28年5个重大事件对我国入境旅游市场规模的影响。王洁洁分析了美国台海政策两面性及重大事件对美国与台海两岸旅游互动影响,得出重大事 件冲击下美国与台海两岸出入境旅游流涨落变化具有反对称性。姜科定性研究了非常规突发事件对城市旅游和文化产业的影响,并以“5·12”汶川地震后的都江 堰市进行了实证探讨。王晶晶基于网络视域,构建了突发事件影响旅游目的地形象过程模型。
  在厘清突发事件与危机概念基础上,综合相关研究成果,发现学者们侧重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评估和机理研究,但对旅游目的地政策响 应演变特征和作用机制方面的研究尚存空白。基于此,本文以西藏28年“3·14”突发事件为研究案例①,尝试探究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市 场规模影响程度、政策响应演变特征和作用机制,以期为旅游目的地建设与发展供科学参照。
2、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2.1 数据来源
本文研究数据来源于国家旅游局官方网站(WWW.cnta.gov.cn/html/rjy/index.html)、西藏旅游电子政务网 (www.xzta.gov.cn/zww/lytj/default.shtml)中的25~29年的西藏自治区月度入境旅游人数统计资料,以 及中国旅游年鉴(29~21年)关于西藏自治区旅游业相关文献资料。
2.2 研究方法——入境旅游人数BP神经网络模型
BP(Back Propagation)网络是一种按误差逆传播算法训练的多层前馈网络,其拓扑结构包括输入层、隐含层和输出层,本文通过建立3层西藏入境旅游人数BP 神经网络模型,该模型具体应用步骤为第一步运用MATLAB9.软件中的prestd函数对25~27年共计3年36个月的样本数据进行标归 一化处理。第二步输入神经元数为3,输出神经元数为1,输入为p=p(t-3)p(t-2)p(t-1)’,输出神经元t=p(t),其中 t=25年4月~27年12月入境旅游人数,并将25年4月~26年12年的第1组~第21组数据作为学习样本集,27年1 月~27年12月的第22组~第33组数据为检验样本集。第三步采用net=newff(minmax(pn),8,1, {‘tansig’‘purelin’},‘traingdx’)建立网络。最后进行BP网络训练和仿真,网络训练采用 net=train(net,pn,tn),网络训练次数初步设定1,训练目标设定为.15,学习速率设定为.1。网络仿真采用 an=sim(net,pn),对28~29年两年24个月入境旅游人数进行拟合。
同时运用MATLAB9.软件中的NeuralNetwork Toolbox工具箱,将第1组~第21组学习样本输入构建的BP网络进行训练,在经过7554步迭代后,误差可达到.14999,小于期望误差的目 标值.15,表明网络训练收敛效果明显(图1),然后将第22组~第33组检验样本输入训练好的网络进行拟合,绘制出BP网络拟合结果图(图2),表 明BP网络可信度显著。
3、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评估
3.1 西藏入境旅游损失分析
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损失影响评估内容为事件影响周期、入境旅游人次损失量和入境旅游经济收入损失量。根据训练好的BP网络,计算出在没有 发生突发事件情况下的西藏入境旅游人数TP值(表1),从而得出入境旅游人次统计值与BP拟合值的差额值TD,同时根据表1中的数据,绘制出突发事件对西 藏入境旅游影响周期图(图3)。图3中的TD曲线反映出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程度,其中差额值TD曲线振幅高低表示影响强度,差额值TD曲线波动长 度表示影响时长。
从图3可看出,29年8月份以后,入境旅游人次差额值开始出现正值且曲线在横轴附近震荡幅度小,说明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负面影响已经 结束,这与实际情况相吻合①。因此,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的周期为18个月,即从28年3月至29年8月。突发事件发生后,西藏入境旅游人 次减少极为明显,从表1可以看出,28年5月入境旅游人次为,入境旅游处于停滞状态,6月份入境旅游人次才逐渐增加,主由于西藏于6月25日正式 恢复开放入境旅游市场,可以推断出此次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爆发期影响时长为3个月。另外,29年3月西藏入境旅游人次为,其原因在于“3·14”突 发事件发生一周年,西藏为维护地区稳定禁止境外游客进入西藏,体现出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周期性明显。因此,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分为两个阶 段,28年3~5月为突发事件爆发期,6~9月为第一个阶段持续期,28年1~29年2月为消退期,29年3月为突发事件扩展 期,4~8月为第二个阶段持续期,9~12月为第二个阶段消退期。
根据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影响周期,得出入境客流总损失量为47.14万人次,其中,28年损失量为31.61万人次,29年损失量为15.53万人次,同时得出入境旅游经济收入损失量为2.15亿美元。
3.2 西藏入境旅游客源市场规模变化分析
西藏入境旅游客源市场主由外国人、香港游客、澳门游客和台湾游客四大客源群体构成,并呈现出“外国游客为主体,港澳台为辅助”特征。因此, 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客源市场规模影响评估为四大入境客源市场旅游人次和旅游经济收入变化情况。根据训练好的BP网络,计算出28年3月~29年 12月四大入境客源市场月入境旅游人数TP和TD值(表2)。
根据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影响周期,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客源市场规模变化影响显著,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减小趋势明显,其中,外国人入境旅游市 场减少42.44万人次,28年减少27.93万人次,29年减少14.51万人次。香港入境旅游客源市场减少1.49万人次,其中,28年 和29年分别减少1.27万人次和.22万人次。澳门入境旅游客源市场减少1.8万人次,其中28年减少.73万人次,29年减少 .35万人次。台湾入境旅游客源市场损失量为2.12万人次,28年和29年分别减少1.67万人次和.45人次。同时计算出四大入境客源市 场旅游经济收入损失量,其中,外国人、香港、澳门和台湾入境旅游市场经济损失量分别为1.93亿美元、683万美元、493万美元和965万美元。
  4、突发事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特征演变与作用机制
4.1 旅游政策响应与入境旅游人次变动关系
政策响应是指响应主体对突发事件做出反应,并根据事件的特征及时制定相关政策,从而有效控制事态并使事态向正常状态转化。可以看出旅游目的地 入境政策响应是入境旅游人次变化的主驱动力,通过探讨突发事件周期影响的入境旅游人数变化的政策响应机制,分析旅游目的地政策响应与入境旅游人数变化之 间的关系。
从表2可看出,28年3月至29年12月,西藏旅游目的地采取的系列入境旅游政策与入境旅游人数之间存在宏观响应关系。突发事件爆发 期阶段,旅游目的地基于稳定和安全因素考虑,采取限制入境旅游政策,使得入境旅游人数从127人次降到人次,旅游损失量由1224人次上升到 37113人次,损失量增加23.21%。在持续期阶段,旅游目的地采取救市政策响应,积极发展入境旅游业,使得第一阶段入境旅游人数从765人次增加 到163人次,损失量降低15.5%,第二阶段入境旅游人数从95人次增加到29949人次,损失量降低21%。在扩展期阶段,旅游目的地基于社 会稳定和旅游业发展态势因素考虑,采取暂缓入境旅游政策,入境旅游人次从351人次降低到人次,损失量增加353.41%。在消退期阶段,旅游目的地 采取创新政策响应,强劲发展入境旅游业,两个分阶段入境旅游人次损失量分别降低75.6%和62.45%。
4.2 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演变特征分析
4.2.1 突发事件爆发期政策响应特征
突发事件发生后,西藏旅游目的地构建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机制,主包括政府与旅游企业联动协防机制、入境游客安全救援机制、媒体信息长效沟通机 制和入境游客进藏管理机制,政策响应主体涉及中央政府、西藏地方政府、旅游管理部门、旅游企业、旅游从业者和新闻媒体机构,其具体实施为西藏自治区旅游 局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启动应急预案,保障入境旅游者安全。同时强化入境旅游管理,恢复“旅藏确认函”三级审批制,实行入境旅游团队在 藏旅行期间零报告制度,采取1人以上团队配备两名导游人员加强管理,可以得出这阶段西藏入境旅游政策响应特征为维稳限旅。
4.2.2 突发事件持续期政策响应特征
持续期为28年的6~9月和29年4~8月两个阶段,西藏旅游目的地构建了政府与旅游行业协作响应机制,响应主体涉及中央政府、西藏 地方政府、地方旅游管理部门和旅游行业,通过加大旅游行业税收减免、优惠和奖励力度,加快旅游行业恢复入境旅游业务;调整入境旅游市场促销策略,重点路径 依次为东南亚市场、日本市场、欧洲市场,最后是北美市场;充分利用北京奥运会重大节事,创新入境旅游奖励政策,这阶段西藏入境旅游政策响应特征为救市兴 旅。
4.2.3 突发事件扩展期政策响应特征
29年3月为突发事件扩展期,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机制由入境游客进藏管理机制和媒体信息及时沟通机制共同构成,响应主体涉及西藏地方政府、 地方旅游管理部门、旅游企业和新闻媒体机构。西藏旅游目的地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贯彻落实《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建立健全城乡社会救 助体系的意见》,暂缓入境游客进藏旅游,并运用财政补贴政策为从事入境旅游行业的从业人员供基本生活保障,保护入境旅游业发展基础,这阶段西藏入境旅游 政策响应特征为强基保旅。
4.2.4 突发事件消退期政策响应特征
消退期分为28年1月~29年2月和29年9~12月两个阶段,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机制由入境市场奖励创新机制和品牌培育转型机 制构成,响应主体涉及西藏地方政府、旅游企业和地方旅游管理部门。西藏旅游目的在入境旅游业恢复发展过程中,重点逐渐转向旅游品牌塑造,通过不断创新奖励 入境旅游机制,培育冬游西藏品牌,全新塑造“高山、雪域、阳光、藏文化”旅游地形象,这阶段西藏入境旅游政策响应特征为品牌强旅。
4.3 入境旅游政策响应作用机制
突发事件发生后,西藏旅游目的地采取系列入境旅游政策与入境旅游人数之间存在宏观响应关系,入境旅游人数呈现出周期性波动现象,其作用机制如何?笔者以西藏“3.14”突发事件为研究案例,尝试出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作用机制(图4)。
4.3.1 核心作用因素
旅游目的地安全、市场和经济这3个核心素在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作用机制中起主导作用。安全因素是旅游目的地入境旅游 发展的根基和保障,直接关系到目的地社会稳定、旅游者生命安全和旅游地形象,同时起着调控旅游目的地入境旅游供给作用。市场因素是通过市场促销驱动和刺激 旅游需求驱动发挥作用,入境市场促销策略调整和安全文明健康旅游形象重塑成为挽救市场重驱动力,而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安全顾虑、旅游行为和市场需求变化 直接影响到入境游客与效益增长。经济因素影响到旅游目的地恢复力度、恢复时间、保障素配置,成为旅游目的地入境旅游恢复与发展重作用因素。
4.3.2 作用机制过程
旅游目的地安全调控力、市场驱动力和经济推动力是突发事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作用的主导力,各种作用力相互作用及周期性转换导致入境旅游 人数呈现出阶段性演化和波动性成长现象。①在爆发期,旅游安全保障与旅游供给调控力起主导作用,通过调控手段加强入境游客管理,降低旅游目的地旅游供给 量,同时旅游者基于自身安全考虑,前往旅游目的地入境人数呈现急剧下降现象。②在持续期,市场促销驱动和刺激旅游需求驱动成为最为直接和重作用力,同时 辅以经济推动力,通过调整入境市场促销策略、消除旅游者安全顾虑和刺激旅游需求等系列政策,促进入境旅游人数不断增加。③在扩展期,社会稳定和旅游需求抑 制力成为主导作用力,通过巩固旅游目的地稳定和保持前期入境旅游业发展态势,短期抑制了旅游需求量,导致前往旅游目的地入境人数再次呈现下降现象,但这种 短期抑制作用很快得到释放。④在消退期,旅游目的地供给能力恢复正常,调控作用力相对弱化,经济奖励与旅游品牌培育推动成为主导力,辅以市场驱动力,入境 旅游人数损失量下降,推动了旅游目的地转型发展。
5、结论与启示
本文在厘清突发事件与危机概念基础上,通过构建入境旅游人数BP神经网络模型,以西藏28年“3·14”突发事件为研究案例,尝试探究了旅游目的地突发事件对入境旅游市场规模影响程度、政策响应演变特征和作用机制,研究结果表明
(1)突发事件对西藏入境旅游影响周期为18个月,即从28年3月至29年8月,入境旅游人次损失量为47.14万人次,旅游经济损 失量为2.15亿美元,其中,外国人、香港、澳门和台湾入境旅游市场损失量分别为42.44万人次、1.49万人次、1.8万人次和2.12万人次,旅 游经济损失量分别为1.93亿美元、683万美元、493万美元和965万美元。
(2)在突发事件影响情景下,西藏旅游目的地采取的系列入境旅游政策与入境旅游人数之间存在宏观响应关系,入境旅游人数呈现周期性变动。
(3)突发事件影响的入境旅游政策响应演变特征表现为维稳限旅、救市兴旅、强基保旅和品牌强旅,政策响应作用机制核心素是西藏旅游目的地安全、市场和经济。
基于上述研究结论,得到如下启示首先,本研究实证案例地虽为西藏,但突发事件对旅游目的地旅游业发展的影响是共通的,即不论何种突发性事 件,旅游业的敏感性必然会使旅游目的地旅游业发展受到一定的损失;其次,西藏旅游业遭受突发事件影响后,政府从安全、经济与市场3个方面所进行的努力与调 控,为其他类同事件发生后政策响应供了一定的借鉴经验;然后,旅游目的地管理中对突发事件的处理,应随着事件产生与发展的时间延续,针对现实情况,有步 骤有节律地进行维稳限旅、救市兴旅、强基保旅和品牌强旅的具体恢复工作,上述政策响应的时机把握对旅游目的地旅游业迅速恢复至关重。